您的当前位置: > 互联网动态 > 正文

你以为直播大战告一段落了?其实很多直播App“春风吹又生”了

来源:网络 编辑:未知 时间:2017-09-05

 

  美女秀场还在“春风吹又生”。它们的明天都在哪儿? 一个在资本家的手里,一个在监管部门的手里。

  编者按:本文来自“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作者 津平;36氪经授权发布。

  2016年营收82.041亿元人民币、占据了整个直播行业半壁江山的欢聚时代(YY),在近日发布了第二季度的财报。YY在今年第二财务季度的净利润为人民币5.7亿元,较去年同期的3.4亿元增长67.1%。基于YY财报数据,业界人士普遍看好其余年收入超过10亿元公司的业绩,换种说法,YY的业绩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反映直播市场的现状——这还是一块香喷喷的蛋糕。

  2016年千播大战的场面似乎还历历在目,这一年来,直播行业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有资金链断裂亟待融资的,也有在残酷竞争中退出吸金市场的,更有背靠大资本汹涌来袭的。虽然今年直播行业的融资企业数量减少了一大半,但是背靠大资金的头部玩家并不愿意放弃这块蛋糕,这些头部直播平台亦不断在资本上发力。

  当所有人都以为“千播大战”告一段落时,殊不知市场上依然有直播软件如雨后春笋般现身。直播当前的吸金空间被十多家头部平台把控着,运营和带宽成本之下,这些破土而出的“春笋”又是看到了什么利好?

  烧钱大战仍在继续,头部平台进入洗牌期

  一张满屏幕直播APP的图曾经在2016年的直播圈异常流行。一年多之前,似乎一夜之间,所有资金都杀入了直播行业,本来不大的市场仅在2016年出现了上百家直播平台。

  

你以为直播大战告一段落了?其实很多直播App“春风吹又生”了

 

  而根据云投汇数据显示,虽然冒出了无数的直播平台,2016年1月到11月30日期间,全国只有31家网络直播公司完成36起融资,涉及总金额为108.32亿;半年之后,无数不知名直播平台悄然死去,融资并购的数量也骤然减少,金额却在增大:2017年上半年,融资事件为14起,涉及金额达71.12亿,资本正在更多的往少数头部平台集中。

  小平台死去、头部平台的争夺战愈加激烈,也挤走了那些曾经历过几轮融资的直播平台。2016年中旬,咖喱直播、微播下线;2017年初夜魅社区因涉黄被调查并关停;2017年初,估值5亿元的光圈直播宣告倒闭,留下300万元欠薪。

  今年6月下旬,YY旗下ME直播宣布6月30日关闭服务器,之后无法登陆App;同为今年6月下旬,估值70亿的映客直播被宣亚国际收购……造成直播平台纷纷倒闭的原因是多重的,缺钱是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

  在已倒闭的直播平台中,创业型直播平台占了很大比重。与纷纷下海的巨头们相比,创业型直播平台缺乏雄厚资金——不仅烧钱拼不过,明星网红资源这些基础内容也都较为匮乏,于是平台并购或融资成为了大浪淘沙中最好的办法。

  虽然今年的融资数量并不算多,但是资本却都在往头部平台靠拢。据北京商报统计,近3个月内,Live.me、虎牙直播、Nonolive、Stager Live相继完成了A轮融资,云犀直播也于日前宣布完成2000万元Pre—A轮融资。

  熊猫TV和花椒直播获得了续投的B轮融资,数额达到10亿元,其中,花椒直播还获得了1亿元的战略投资。某科技文化投资人告诉记者,“从这些案例中不难看出,只有背靠大树才好乘凉,那些找不到靠山的平台都会被逐一淘汰。”

  除了通过广告、电商、游戏联运等方式,直播平台的盈利模式最主要还是依靠用户购买“礼物”在其中抽成,但带宽成本和主播签约成本却难被平衡。

  据记者了解,以最低码率800K来算,一个同时在线百万用户的视频直播平台,每月仅带宽费用就高达3000万元以上。而据去年疯传的主播签约价格表显示,有些游戏主播身价堪比一线明星,动辄上千上百万签约费。

  

你以为直播大战告一段落了?其实很多直播App“春风吹又生”了

 

  这些头部直播平台为了生存、在烧钱大战中保护自己的资金链不会断裂,只能在资本上拼了命抢占市场。在直播行业的下半场中,也似乎只有这头部的十多家有资格享受这个吸金空间。可事实上,没资格享受吸金空间的平台却另有玩法。

  直播监管仍在继续,可午夜秀场还在春风吹又生

  资本热潮退去、监管趋势严格,那些“正经”和不“正经”的直播平台剩下的没几个。然而,壹娱观察发现,很多小的直播平台可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时至今日,记者在百度手机助手搜索“美女直播”,依然能搜索出来三百多个相关应用,其中有不少还是最近刚刚上线的,他们的共通点是:直播画面粗糙,礼物系统存在不可描述的物品,美女主播话语间存在性暗示。

  

你以为直播大战告一段落了?其实很多直播App“春风吹又生”了

 

  直播的监管似乎从未停歇,这些美女秀场为何还冒着风险出世?“其实说到底,这些新生的直播软件基本都是美女秀场。这些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的新直播平台其实在带宽上和大家付的基数是一样的,但是‘不正经’的平台凭借打擦边球很快就能依靠刷礼物赚回来成本。”某直播平台带宽供应厂商对壹娱观察说。

  实际上,自去年底《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出台以来,针对网络直播平台低俗内容的治理行动在一直在展开——今年4月,北京市网信办等相关部门约谈今日头条、火山直播、花椒直播,依法查处了上述网站涉嫌违规提供涉黄内容,责令限期整改。

  头部直播平台的治理从未结束,但那些小平台的治理就显得收效甚微了——一方面它们收到整改要求只会满嘴“好好好”的答应,实际上却不积极配合治理,另一方面它们新做一个App或者更新迭代的速度太快了,完全可以被关停后再做一个。

  记者在App大数据分析平台禅大师搜索“直播”二字,包含已下线的软件,共计出现过1163个直播应用。有内部人士告诉记者,现在制作一个直播软件的成本特别低,有些带宽供应厂商为了卖流量,都会免费提供直播平台的框架,只需要再加一点钱就能多开发一个礼物系统。

  “现在很多带宽厂商因为竞争激烈,在非高峰时段都是不收费的,高峰期收费也就是1个G几块钱,或许你们以为很多直播软件倒闭了,但据我估算目前市场还至少有几百家在做,很多正经的平台倒闭的不是付不起宽带费用,而是没信心融资进来的速度能够跑过用户量的增速。”上述供应厂商告诉记者。

  现如今,直播行业里想好好做生意的公司却玩不过那些赚快钱的——大家都说直播到了下半场,其实只是“正经的直播”到了下半场,美女秀场还在“春风吹又生”。它们的明天都在哪儿?

  一个在资本家的手里,一个在监管部门的手里。

(来源:网络)

网友评论:

粤ICP备09189028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65254    视听证:1910412号    粤网文[2013]1008-258号
版权所有 广州爱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Top